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蝴蝶兰

欣赏一幅图画是朗月点缀星空,喜欢一种气息是幽兰弥漫旷谷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赏鉴】相遇瓦尔多  

2013-02-28 20:06:44|  分类: 蝶兰悦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赏鉴】相遇瓦尔多 - 蝴蝶兰 - 蝴蝶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青年文摘》2013年5期(3月上)(美)罗杰·迪安·基瑟  译/孙宝成

“市里上映一部好电影。咱们今晚去看电影怎样?”我妻子朱迪问。“我看可以。”我对她说。我真不喜欢去电影院。电影院坐落在城市破烂不堪的边缘部。我们到达时,把车停下,步行大概一个街区的距离去弗罗里达电影院。几乎我们经过的每个人都在请求“给一块钱好吗?”或“给些零钱好吗?”来到城市这部分的大多数人都知道,最好不要说话,只需不停地走。我们转过最后一个角落,我看到一位先生坐在人行道上,背向大楼。他身边是一个大行李袋,邋邋遢遢,没刮胡须。他的眼睛周围有很黑的眼圈,看起来像是很久都没有洗脸。他的衣服很旧、很破,毫无疑问需要好好洗一洗。我们从他身边经过,他一言未发。我妻子走到售票处买票。

“去看电影?”这个人问。“对,我妻子想看。”我回答。“是一部很不错的电影。”他说。“你看过了?”我问。“没有。只是听说,呃,那部电影很好。”他回答。“噢,我该进去了。”我说。“你能给一块钱吗?”他问。“抱歉。钱都在妻子手里。”我对他说,转身走开。

我们进了电影院,我妻子买了一大桶爆米花和两瓶饮料。入座后,我开始慢慢地吃爆米花。忽然,我看着妻子。“给我二十块钱好吗?”我问她。“二十块钱!干什么用?”她说。“我只需要二十块钱,亲爱的。”我回答。“你可别买一大堆多汁的水果和糖果垃圾。咱们来之前我跟你说过。”她说着,从钱包里掏出二十美元。

我接过钱,走回电影院入口,那个人还坐在那里。我决定一分钱都不给那位先生,我要邀请他进来看电影,观看的时候给他东西吃。我走近他时,他抬头看我。

“你若愿意来看电影,我买票好吗?”我对他说。

“我不能离开我的东西,会有人偷走。另外,我穿的衣服不适合看电影。”那个人说着,低头看自己的衣服。

“我有个办法,看电影之前,我把你的包放进我的汽车后备箱。”

那个人很快伸出手,抓住自己的包拿过去,好像我要把包拿走。“包丢不了。”我告诉他。他从地上慢慢站起来,拿起包。我们走过街区,到了我们停车的地方。我把大包放进后备箱,又锁好。我们随后走回电影院,我给他买了票。

“罗杰。”我对那个人说,伸出了手。“威利。”他说,在裤子上擦擦手,这才跟我握手。我买了一桶爆米花和一大瓶饮料,递给威利。我想不起那天看的电影名了。我只记得那是一部女人类型的电影。你知道,就是那种让女人哭的电影。我不时地看到泪珠滚下威利的脸颊。每当泪珠出现,他都会用手捂着嘴咳嗽,随后把头扭到一旁,用手指擦去泪珠。电影演完,我们三个离开电影院,朝我们的车走去。威利一直在谈论那部该死的电影。我妻子和他聊着电影,好像他们是老朋友了。

“吃些冰激凌怎样?”我对妻子说。“你可不需要冰激凌。”朱迪说。“就吃一勺蛋卷冰激凌,求您了。”我乞求着。我们三个走进冰激凌店。“威利,你喜欢哪一种冰激凌?”我问他。“他们有那种含棉花糖和坚果的吗?”他问。“那种叫做碎石路。”朱迪说。“自打越战以后就没有吃过了。”威利说。“三个碎石路,两勺的。”我大声说。“给你一勺的,傻瓜。”朱迪说。

威利笑了,头转到一边,像是很尴尬。店员隔着柜台把两勺的碎石路递给威利。他慢慢舔着冰激凌,随后闭上眼睛,只是站在那里。忽然,他的冰淇凌顶部从蛋卷上掉下来,散落在地板上。我忍不住笑。接着,朱迪也笑起来。威利睁大了眼睛,表情如同惹祸的男孩。随后,他也笑了。我们三个站在那里尽情大笑。

我们吃了蛋卷,走向汽车。我从后备箱里拿出威利的包。“你住在哪里,威利?”我问他。“在市场街的教堂我有个地方。”他回答。

“凡事看开些,老兄。”我告诉威利,跟他握手。

朱迪和我上了车,我们回家。朱迪绝口不提威利,一字都不提,好像她从未遇到过他。整个周末,我都在想着威利,想着他为何流落街头。我想知道,是否由于他在越南的经历导致了他自暴自弃。星期一的早晨,我开车回城里,看能不能找到威利。我在街上到处找,都没有发现他。我驱车到市场街的教堂,看是不是有人知道他。

“威利?这里没有威利。”柜台上的人说。“有点矮的男人,眼圈有些脏,有点像浣熊的眼睛。带着一个绿色旧军用帆布包。”我告诉他。

“噢!你是说瓦尔多·威廉姆斯呀。他在星期六早晨离开了这里,去了肯塔基,乘坐长途公共汽车走的。”那个人说。

“肯塔基?”我说。

“是呀。星期五的晚上老瓦尔多来到这里,样子像是与人约会过,或者这类事情。他冲了个热水澡,那是几个月来的第一次。他把脸刮得干干净净,随后让比利给他剪了头发。他告诉老比利,他要回到自己的家乡。他说了一些话,说什么忘记生活应该是很开心的时刻。”

 

【赏鉴】相遇瓦尔多 - 蝴蝶兰 - 蝴蝶兰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