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蝴蝶兰

欣赏一幅图画是朗月点缀星空,喜欢一种气息是幽兰弥漫旷谷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分享】赢得父母的尊重(张德芬)  

2012-01-29 11:07:25|  分类: 心理健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分享】赢得父母的尊重(张德芬) - 蝴蝶兰 - 蝴蝶兰

    在写这篇文章前,我想声明一下,我认得的朋友里面,很少不孝顺的,或是说,不孝顺的人我大概不会和他往来。我认为孝顺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不能想象一个人怎么可以不对生他养他的父母心怀感激,或是没有一股出自于内心的自然的爱要去照顾父母的。所以,这篇文章是写给那些过于孝顺,以至于找不到自己的人看的。
 
    天下有不是的父母,的确很多人是非常糟糕和失败的父母。在这个社会上,有很多职位还有行为都是需要考照的,像会计师、律师、开车、行医,都要通过考试取得证照。然而影响一个人一生至剧的“父母”这个职位,却是无需考照,甚至不需要有意愿,就可能成为一个小生命的父母。
 
    我今天想谈的,是有一种非常非常孝顺的孩子,到了愚孝的地步,而他们的父母,对孩子是予取予求,不尊重孩子,把孩子的孝心和顺从当成理所当然。在他们眼中,孩子永远没他们好,没他们懂得多,永远是个无知的孩子,需要父母的指导和教训(其实是控制!)。这样的孩子,在父母面前是一点尊严都没有的,不管他几岁了:四十几、五十几,甚至六七十岁,只要父母在,他们就是非常强势的父母,让孩子总是受到压迫。这样的孩子,永远长不大,女孩永远是女孩,做不了女人,男孩永远是男孩,做不了男人。我希望我的分享,能帮助这些孩子们赢回尊严,可以自由的做自己,成为真正的男人和女人!!
 
    我先说我自己的经历吧。我父母是非常非常爱我的,但是妈妈对我的控制非常严格,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,好像我呼吸的方式都要听她的。我父亲则是非常以我为荣,不断地向我讨爱和讨我的成就,他好拿去炫耀。


    我在上大学之前被严禁交男友,我也很乖,专心读书。大学时谈了一个朋友,由于他家里穷,我母亲看不起他,绝对禁止我和他来往。她像侦探一样,会突然出现在我和男友约会的地方,要我回家。同时打电话给对方家长说你儿子配不上我女儿,请不要再打扰我女儿了。我在家里如果开心的唱歌,她就会阴测测的看着我说,你那么高兴干嘛?是今天见了他吗?还是明天要去见他?我的电话、信件她一律过滤,随意处置。我是她的财产,我是隶属于她的,她有绝对权力管制我的一言一行、一颦一笑!
 
    我的第一次婚姻她也参与搅和到不行,呵呵。婚姻破裂后,我出国留学,拉开了距离,后来又嫁到北京,总算脱离了魔掌。我对她始终孝顺,关心,她自己心里也明白。接下来她就开始宗教迫害我,因为从小我们是基督教家庭,她是有洁癖的基督徒,我开始对心灵成长有兴趣,犯了她的大忌。记得四十岁那年,我回台湾,在看一本“改变心灵的神奇力量”,我妈走进房间,看到我在看这本书,就严厉的说,“好啊!你现在居然敢看这种书?!”我痛心的说,“妈,我都四十岁了,难道我还没有权利看我想看的书?”对于我的背叛,她用冷漠和臭脸相应。每次回台湾,她对我的孩子有说有笑,对我始终不太热络。我常常告诉她:宗教是个人化的,是自由的,不应该强迫别人。但是她就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并且说:“像你这样的基督徒,将来主再来的时候,你要被丢到火湖里面焚烧,哀哭切齿一千年!”
 
    后来我写书成名了,她看到了我的成就,看到了读者对我的感激,而由于我的经济情况也改善,我对她更加的大方,尽我所能的提供她物质的需求,关心她、照顾她,最终她终于被我感化。我有一次诚恳而语重心长的跟她告白:“妈,我很抱歉,我实在不喜欢听你们牧师说的东西,你们的教材我也看不下去,觉得很无趣。但是我看到佛像就喜欢,读到佛经就欢喜。我真的很想顺你的意好好做个基督徒,但是我就是没办法。”最后妈妈也接受了我,她终于说:“你是我的女儿,我能怎么办?也不能不要你。”我抱着她说,“我知道你担心我上不了天堂,我跟你保证,我一定会在天上的乐园中与你相逢的。”

 所以,就这样,在我的努力和争取之下,我母亲逐渐放开了对我的期望。以前她每次来我北京的家,我都必须把家里所有的佛像全部收起来,怕她看到。连我儿子也都有警觉,每次我妈来京之前,他会提醒我,“妈,姥姥要来了,你要记得把佛像全部藏起来。”我很心痛,因为我等于在教导我的孩子如何欺骗父母,不做自己。有一次妈妈又来京,我故意没有收佛像。她来了以后,不动声色,但是当天晚上就说明天想回去,住不惯。于是我就问,“你不喜欢这些佛像是吗?”她不置可否,我心里明白,第二天就把佛像都收了,她就安心的住了一阵。我这样做,表明了我的立场,但是也尊重我的母亲。
 
    最近回台湾,我买了一个木鱼,准备念经的时候可以用。不小心被妈妈看到了,她又是那副抓到贼的口吻“你现在还念经了啊?!”,我很紧张,立刻反射动作的说,“没有啦,是那个老板娘送我的啦。”但是话一出口我就感到不平安,于是我鼓起勇气,很诚恳的跟她说,“妈,我现在是佛教徒的成分远远大过基督徒,你就别再期望我做基督徒啦。”我抱着她,温柔的看着她。她幽幽的说,“唉,怎么办呢?你是我的女儿……”这场戏就到此结束。
 
    至于和我父亲的关系,我也是费了很多功夫修正的。但是主要修的是我自己,而不是他。他对我的期望很高,常常左讽刺一句右丢一句酸溜溜的话,说我不够孝顺。当我有足够内在力量的时候,我就不会让他利用“罪咎”感来操控我的行为和感受。
 
    记得那次是他老人家七十大寿,我们全家赶回去为他做寿,席开数桌,宴请诸亲友。后来他提到一个亲人对他一点亲情都没有,在那里抱怨,我就开玩笑的问他:“那我呢?”我爸看我一眼,幽幽的说,“你假情假意的。”我一听都怒火中烧,不知怎么地就和他吵起来了。不得了,他也大发脾气,说什么以后不必来往了,要我把借他的钱还他,呵呵。我是一向不受威胁的,我镇定的说,“好,不来往就不来往,还你钱就还你钱。”我就离开台湾了。后来我忘了是怎么和好的。儿女大了以后,大部分都忙,如果老人家还不识相的为儿女添麻烦、唠叨不停,其实吃亏的是自己。后来,爸爸大概知道自己理亏,我又态度强硬,所以他就改变了他的态度,不敢对我要求太多。我常常跟他说,不要把喜怒哀乐放到我身上。
 
    有时候我打电话给他,问他好不好,他就会用哀怨的语气说,孤独老人,有什么好的。我就告诉他,爸爸,即使我为你搬回台湾,住在你隔壁,你也不会快乐的,你的快乐要自己负责。这些年来,他也明白了这些道理,很少跟我诉苦了,我打电话回去他总是高高兴兴的。虽然我知道他还是有一点躁郁症,但是我也明白的告诉他,我帮不了他。
 
    我对父母的坚定立场,一点也不影响我对他们的爱。该给的我从不手软,几乎每天一通电话隔海问候,常常会去看他们,带他们出去玩。逐渐的,父母开始对我尊重了,我们之间的冲突就愈来愈少。有的父母的确是需要“再教育”的,这也是儿女的责任,教导自己的父母要学会尊重儿女,为儿女着想。但是在此之前,我们需要自我成长,才能有力量去面对自己的“初生”之痛,父母原生家庭带给我们巨大的影响,不是修到一定的程度,我不鼓励大家回去闹革命。“温柔的坚持”是最好的秘密武器,参考“女人最厉害的武器”,用在父母身上也同样管用。
 
    祝所有的孩子们都能尊重、敬爱他们的父母,也愿天下所有的父母,知道如何放手,并且尊重自己的孩子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6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